黔阳罗公山雾锁“李闯王之谜”

2014年09月27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责编:admin]   [点击数:]
字体:【

有“闯王”之称的明末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兵败后下落何处,三百多年来众说纷纭,成为明史第一大悬案。当前学术界影响最大的有两种说法:一说他在湖北通山九宫山被乡民程九伯打死,一说他隐归湖南石门夹山寺作了和尚。笔者研究认为,“通山说”和“石门说”都不可靠,只有深入长年云雾环绕的黔阳罗公山(今洪江市八面山),才会找到“闯王之谜”的答案。

  “通山说”和“石门说”的历史争论

  “通山说”是史学界权威观点,《辞源》、《辞海》都持这一说法(一说“通城”,通山与通城地理相近,实为一说)。《明史•流贼•李自成传》载:顺治二年二月,“自成走延宁、蒲圻至通城,窜于九宫山。秋九月,自率二十骑略食山中,为村民所困,遂缢死;或曰村民见贼少,争前击之,人马俱陷泥淖中,自成脑中锄死。剥其衣,得龙衣金印,眇一目。村民乃大惊,谓为自成也。时我兵遣识自成者验其尸,朽莫辩。”1956年《历史研究》第六期发表金毓黻的文章:考证李自成为通山县乡民程九伯所杀;此后有关单位经实地调查及发掘档案资料,确定李自成死于顺治二年五月上旬。至此“通山说”几乎成为定论。但是1981年初,湖南石门夹山寺发现了传系李自成所作《梅花百韵》木刻版,又从寺内奉天玉和尚的墓葬中发现骨灰和砖刻《塔铭》,不少人据此印证奉天玉和尚就是李自成,并考证得出,李自成于顺治二年隐入夹山灵泉寺作了和尚,至康熙十三年寿终正寝。于是引起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

  “石门说”派的理由:第一,乾隆年间澧州知州何磷曾到夹山实地调查,见过一位服侍过奉天玉和尚的老人,他告诉何磷,奉天玉是顺治初年来寺的,并取出其画像,“肖似李自成模样”;第二,李自成在明崇祯十六年称“奉天倡义大元帅”,后又称“顺天王”,“奉天玉”或许是“奉天王”加一点来隐讳的;第三,所发现墓葬及其子弟野拂所撰牌文与何磷之文相印证,并认为“野拂”就是李自成的侄儿李过。同时指出了“通山说”存在的几处“硬伤”:比如说《明史》关于李自成的死亡信息来自清军阿齐格“道听途说”,此信息当时就引起清方朝野的怀疑;再从大顺军的进军路线分析,李自成根本就没有路过九宫山;还有人反复研究过《程氏宗谱》和《通山县志》,发现诸多漏洞,认为李自成死于程九伯之手不可信。

  “通山说”派坚持自己的观点,而认为“石门说”是无稽之谈:第一,何磷不是历史学家,说李自成就是奉天玉和尚是主观意断,如奉天玉画像就与李自成不符,《明史》说李自成“状貌狰狞”,且在崇祯十四年左眼中箭“眇一目”被称为“瞎贼”,而画像左目未眇;第二,夹山现存的三块墓碑并不能证明李自成“圆寂”于夹山,只证明奉天玉确有其人;第三,李自成早以称帝,为“李万岁爷”,并“至死不去僭号”,不可能隐去帝号而用王号称“奉天王”。据考证,奉天玉确实是顺治年间到夹山寺作和尚的,但他来到夹山古刹后大发慈心,沿门托钵,还结交官府,广收门徒,如果是“逃禅隐居”的李自成岂敢抛头露面?有人进一步考证,奉天玉是来自四川的明朝遗老;还有人考证,为奉天玉作碑文的野拂也是“久恨权阉”、“敢逐寇林”、“方期恢复中原”的明朝武官,根本不是李自成的侄儿李过。

  “通山说”和“石门说”的反复争论说明一个问题:湖北九宫山和湖南夹山都不太可能是李自成的终寝地。

  李闯王终寝罗公山证据多多

  黔阳罗公山即《水经注》中的“龙桥山”,它是湘西雪峰山脉的最高峰,最高海拔1934米。《名胜志》载:“罗公山周回五百里,绝顶有池,广数十里,昔有罗姓隐此修道而得名。为兵家必争之地”。有证据表明,李自成的终寝地就在罗公山腰约900米处的熟坪乡罗翁村境内。

  证据之一,有众多史书记载。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七十八卷记载:顺治二年(1645年),“李自成南奔辰州……留屯黔阳,营于罗公山……食尽,逃者益众。自成自将轻骑抄掠,何腾蛟伏兵邀之,大败,杀伤几尽。自成以数十骑突走村落中求食,村民皆筑堡自守,合围伐鼓共击之。自成麾左右格斗,皆陷于淖。众击之,人马俱毙,村民不知为自成也,截其首献腾蛟”。后李过“仅夺其尸,灭一村而还”,将其“葬之罗公山下”。彭孙贻《平寇志》、张岱《石匮书后集》和同治版《黔阳县志》也有类似的记载。《明季北略》第二十三卷记载:“自成与骁将数人率兵十余万”于初治二年正月进驻黔阳,因避何腾蛟锋芒转入罗公山,随后病死于罗公山。李过“以帝礼葬之”。

  《明史纪事本末》等记载与《明史》关于自成死于通山的说法有相似之处,都是说自成以十数骑出山寻食被村民打死,但可信度要比《明史》的说法高得多:第一,《明史纪事本末》成书于清顺治至康熙初年即李自成死后不久,记载不会出大错,而《明史》成书于乾隆四年,即1739年,距李自成死已近百年;第二,《明史纪事本末》等记事脉络清析,而《明史》记事模梭两可,时说“缢死”时说“人马俱陷于泥淖中”,“验其尸”又“朽莫辨”。

  笔者认为,不管是在湖北通山还是在湖南黔阳,对尚有大兵在握的李自成意外地死于村民之手,可信度都不高,《明季北略》关于李自成病死于罗公山的说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明季北略》成书于康熙十年,也比《明史》早几十年。

  证据之二,黔阳罗公山发现过李自成的坟墓和祭祀李自成的庙宇。李自成墓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原黔阳县在罗公山下的熟坪公社罗翁大队修水库时发现的。1990年编写的《黔阳县文化志》记有如下文字:“罗公山国营农垦场第四工区(桃子冲)与第六工区(楠竹山)乱岩堆处有一坟墓,当地群众称之为闯王墓。原有一块石碑书“李闯王之墓”,修水库时被砸烂作了基脚。”修水库同时被毁掉的还有距坟墓不远的闯王庙。“清嘉庆八年(1803年)修的闯王庙,供有‘奉天倡义大元帅之神位’的木牌……拆庙时,孰坪乡一位干部在神位之下得到《东华录》、《圣武记》、《仙湘纪实》各一本,宝剑一把,可惜文化大革命中已失”。原黔阳县当年修八面山水库是“千人大会战”,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不会有假。据调查,《黔阳县文化志》的编辑人员彭仲夏证实说,他们编录“闯王墓”这一条是经过调查核实的。

  证据之三,罗公山尚存李自成屯兵及战争的遗迹。罗公山“桃竹冲”一带的杂竹、灌木林中现存一些用石块垒筑的残垣断壁,当地老百姓众口一词,这些就是当年李闯王驻军时的留下的建筑,其中还有“马厩”。笔者现场估测,屯兵建筑涉及范围三四平方公里。在一个叫“烟竹冲”的一片山坡上,还有近百个大小不一、方位错乱坟堆,明显不合当地当俗与民间风水规则,这应该是因战争“就地掩埋”时留下的遗迹。

  证据之四,考古和方志记载表明,顺治二年即1645年以后李自成确已进驻“辰州”,即今辰溪、溆浦、黔阳一带。1981年湖南慈利县发“咸丰十一年立”的《野拂墓碑》,碑文中有“战吴王于桂州,追李闯于澧水”句(见1982年第1期《湘潭大学学报》载韩长耕《慈利新得野拂墓碑试析》)。这确证,李闯王已过了洞庭湖南岸的澧水,这也从根本否定了“通山说”。关于行军路线,我们发现大顺军是分两批进驻的:第一批以牛万才挂帅,同治版《溆浦县志》有载:“顺治二年,李自成部将牛万才入溆,围石盘砦破之,据县凡三年”。第二批是李过和王进才挂帅,光绪版《湖南通志》卷八十八载:“顺治五年,李自成所属王进才、李赤心(即李过)、高必正部攻克桃源县城”。《黔阳县志》、《绥宁县志》、《隆回县志》也记载顺治五年及以后几年,李过、王进才等在当地活动过。不难看出,李自成是顺治二年第一批随牛万才经澧水隐入溆浦的,隐居三年后,李过、王进才等到达时才与之会合。

  证据之五,罗公山一带有祭祀“闯王”的习俗。1990年编《黔阳县志·附录》载:罗翁人有祭闯王的传统,“庙置有田,每年春秋两祭。祭期保持当年‘要吃粮,找闯王’、‘有饭大家吃,有酒大家喝’的遗风,过往行人不管认识与否,辄邀入座饮酒、吃饭。祭祀活动一直保持到四十年代”。《黔阳县文化志》载,每年的祭期是“农历二月初二和十月初二”。当地一些老人介绍:二月初二是李自成的生日,十月初二是李自成的死忌日。这些独特的地方民俗极具说服力。

  “闯王之谜”的谜底透视

  有人对李自成兵败后不远千里转移黔阳罗公山迷惑不解,笔者认为是他应有的战略图谋。据《黔阳县志》和《靖州县志》记载:清顺治元年(1644年)清兵刚攻陷北京时,黔阳人士邱式耔得到靖州明朝守将陈友龙之助,成立“靖州临济会”抗清。李自成兵败武昌后,与清军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而与国内其他军事力量的矛盾下降为次要矛盾,联合一切力量抗清是当时的战略选择。李自成南下辰州很可能是想兼并“临济会”,再联合张献忠结成抗清联盟。据《黔阳县志》载,顺治六年,“李自成余部与临济会联合抵抗清军,声威远震,清庭倾湖、广、滇、黔兵力围剿,方使战事失败。”在笔者看来这应该李自成的战略安排,只可惜他已遭不测没能等到这一天。

  既然李自成死葬于黔阳罗公山,那“通山说”又是怎样产生的,况且九宫山也存有李自成的坟墓。笔者推测:李自成兵败武昌后,清兵穷追不舍,情况十分危急;为转移强大敌人的视线,他在通山放一个烟暮弹,采取假死的办法(借别的死尸)“金蝉脱壳”,以图东山再起。于是有了村民程九伯神奇的传说,而清兵验其尸时“朽莫辨”。加上与何腾蛟“剿杀”李自成的真实信息绞合在一起,就出现了后来《明史》所记有关李自成遇难的模梭两可的情况。另一个原因是湖北通山九宫山又别名“罗公山”,加上黔阳地处偏僻湘西一偶远不及九宫山有名,所以张冠李戴“通山说”进入了《明史》。

  《明史》记载李自成死于清顺治二年“秋九月”,后“通山说”派又考证死于顺治二年五月上旬,其年都是“顺治二年”;其“秋九月”与洪江罗翁一带流传农历十月初二是李自成的死忌日相吻合。由此可以基本认定:李自成的假死日是顺治二年五月上旬,真正遇难日是顺治五年农历十月初二。我们之所以将其遇难年份定在顺治五年,是因为李过、王进才等大部队这一年才达到黔阳罗公山。

  其实李自成死于黔阳的说法,早就进入学术界的视野,冯克诚主编的《中国通史全编》归纳李自成下落有七种说法,其中就有“黔阳说”。周谷诚先生在主编《中国通史》比较有关史料时还说:“李自成很可能死在黔阳罗公山”。但由于黔阳地处偏僻,过来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当地人没能深入田野调查,将大量证据资料对外公布,使之没有引起学术界应有的关注。特别让人不解是,《黔阳县志》等方志虽然客观记录了有关民俗和发现“闯王墓”等材料,但其结论依然不折扣地沿袭《明史》的观点。

  笔者是系统研究“黔阳说”的第一人(2004年开始发表文章),觉得“黔阳说”现有的证据也还存在一些疑点,比如说许多史料记载李自成之死有何腾蛟有关,但查何腾蛟当时给南明小朝廷的所有奏表,都未提及李自成死于黔阳的事情。据悉,怀化市史志办已牵头组织专家成立课题组,将对此展开深入、全面研究,相信“闯王之谜”最终会在黔阳罗公山找到确切的答案。


 

上一篇:解读古黔中——黔中郡治有新说下一篇:探秘神奇洗马潭

网友评论

分享到:

沅陵黄桃

沅陵黄桃

沅陵高山黄桃,自然成熟树上红。黄桃又称黄肉桃,属于蔷薇科桃属,因肉为黄色而得名。常
千龙湖鲌鱼

千龙湖鲌鱼

千龙湖投资集团旗下长沙白泥湖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与东城镇正式签订合作协议,标志着在东
2019首届石燕湖旅之声音乐节

2019首届石燕湖旅之声音乐节

2019首届“旅之声”音乐节将于6月17-23日在长沙石燕湖景区激情开唱!届时,
校友足球联赛

校友足球联赛

为我省各高校校友足球队搭建一个交流与合作平台,促进足球运动的发展,1月30日下午,由
青少年“我是颠球王”冠军争霸赛

青少年“我是颠球王”冠军争霸赛

足球运动技术术语。指用身体的某个或某些部位连续不断地将处于空中的球轻轻击起的动
产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