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神奇洗马潭

2014年09月27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责编:admin]   [点击数:]
字体:【

洗马潭,是洪江(原黔阳县)东部与溆浦、洞口交界处的一处大山峡谷地,现包括洗马、塘湾两个建制乡。据说历史上这里出过4位进士,9位博士,达官显贵者不下百人;据说抗日战争时期这一带四面战火纷飞、血流成河,唯独洗马潭刀枪不入,安然无恙;加上“人蛇通婚”的种种传说,洗马潭在其周边百里成了神秘与神奇的同义词。

  这里是“世外桃源”的核心地带

  笔者对洗马潭的神往源于湘中隆回一带流传的“劫世末日”民谣,说“黔阳山上有个洞,藏得十万八千众,先去之人得救了,后去之人半路送”。小时候听奶奶说此洞就在洗马潭,还说我的曾祖辈前去探寻过,只是没有那个缘份。多年以后得知刘伯温《烧饼歌》中也有类似偈语:“黄牛山上有个洞,可藏十万八千众,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两相比较只是“黔阳山上”变成了“黄牛山上”,二者应同出一炉。那么,是《烧饼歌》衍生了湘中民谣、还是刘伯温引用了黔阳本有的人文典故呢?

  此次探访,果然听到不少神秘洞穴传说,只是当地人对湘中民谣所言一无所知。

  据洗马中心小学易圣康老师介绍:境内三角溪村有个红岩洞,洞深十多里直通洞口县的碴坪,其“洞神”还是洪家冲的女婿。说很久以前,洪家冲有个“滕氏姑娘”打猪草至晚未归,家人四外寻找只在红岩洞处找到一只鞋子。两年后滕氏姑娘背着娃娃回家,其母亲无意中发现熟睡的小外甥竟然是条黑蛇。姑娘因此决意当即离去,走时对母亲说:此生没有什么报答,只是今后遇久旱无雨,可去找她。后来乡亲们去红岩洞求雨果然十分灵验,且降雨范围仅限洪家冲局部。

  易老师的说法得到洪家冲数位老人的印证。乡亲们说这种求雨习俗一直保持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来之所以没有求雨是因为推广了抗旱的杂交稻。

  另据《黔阳地名志》记载,境内大泥村个“泥鳅洞”,洞深一二十里直达雪峰山顶,洞内曾有“泥鳅修化成龙而去”;木兰溪村有“拦马洞”,相传山洞“常有野马出来吃禾”;岩背后村“大洞山”有大岩洞通往洞口县山门镇,说其“洞神”曾化做“童男童女”向附近村民借碗筷。

  笔者前往“拜访”诸位“洞神”,所到之处却并不见有相应规模的大洞穴,只是或古树栖鸦、或曲径通幽、或乱石穿云,景致都不错。红岩洞原如《西游记》中的“水帘洞”,悬崖绝壁处瀑布飞流直下;如今悬崖之上的山沟被围筑成小二型水库,见到的只是湿漉漉的乱石丛林,乱石后虽有洞穴但并不深大。

  从文化人类学角度考察,这些看似荒诞的洞穴传说有着它本质的真实。洗马潭属花岗岩和板页岩交接地带,可能多有洞穴分布,但由于整体不是石灰岩地质,大型“穿山洞”不可能存在。种种传说的成因,或许古时此地有过洞居人类,“人蛇通婚”是洞居人类的某种朴素愿望的反映,无中生有的“穿山洞”反映的则是世居山民对交通顺达山外的一种“积久”向往。至于“求雨”,红岩洞地处峡谷,燥热天气在此求神烧纸(加上“断火路”柴草一并燃烧),有如“拔火罐”,必然会吸引峡谷及洞中水气上升,导致冷热空气对流而局部降雨。这些原始的洞穴文化,说明此地人居历史的久远。

  关于洗马潭的历史,笔者在《“桃源洞”并“千家洞”新说》一文中提出:溆浦龙潭至黔阳洗马潭一带有可能就是陶渊明“世外桃源”的原型地。其主要依据:常德桃源之“桃源洞”乃小山沟,不具备人类自生自灭繁衍几百年的条件,龙潭至洗马潭一带迤逦数十里多有“良田美池”,且四面大山阻隔堪称“绝境”;据晚于《桃花源记》一百年成书的《图经》记载,龙潭洗马潭一带因多有桃树古称“桃谷”;又据《后汉书》引注,古武陵地区(武陵郡治就在溆浦)确有一批土著民为避秦末战乱而隐入山林;同时境内有“娃子求仙”的传说,其“山中无甲子,世上几千年”的意境与之吻合。洗马潭现有的种种洞穴传说,应该是“桃源洞”的文化沉淀。陶渊明的哥哥曾做过隔壁武冈县的县令,有获取信息的条件,“世外桃源”应该不是虚构的。

  行文至此,笔者又想起三年前龙潭采访得到的“娃子求仙”的偈句:“娃子何处去求仙,三山鼎立天地间,不是青骡和白马,黄牛脑上有神仙。”龙潭至洗马的四周,确有三座高山呈鼎立之状,东边有白马山,西边有雪峰山,西北面有罗子山。偈句中“白马”已经明指,“青骡”或指罗子山,“黄牛”则有可能是暗指雪峰山。查卫星地图,发现西部雪峰山的确像一条坐卧的大黄牛,据地名资料,雪峰山顶又正好有一个古地名,白纸黑字就叫“神仙洞”!

  如此想来,《烧饼歌》中的“黄牛山”很可能也是指雪峰山。如果是,那么“黄牛山”之“洞”所寓意的,就是“避秦乱”者所隐居的“桃源洞”。有趣的是,统计洗马潭、塘湾两乡人口约三万,据《龙潭》风物志,龙潭至黄茅园区域总人口七万八千,正合“十万八千众”。笔者相信天意,或许“十万八千”是此地人口发展的警戒线,或许刘伯温用“桃源洞”个案,警示五百年后的今天,中国人口会达到良性人居环境的极限。

  易氏家族主宰“千家洞”八百年变迁

  千家洞又作“千家峒”,是瑶族同胞向往的祖居地,相传和“桃源洞”一样是一个“群山环抱、碧水中流”的好地方,大概在宋末明初被官府发现;官府先是派人征赋,继而将瑶民驱离。据说瑶民逃离时曾将一只牛角切成若干块做凭证,以求“破镜重圆”。但多年以后他们的后裔手持牛角回访时却难寻故地,于是千家洞成了世界五百万瑶民“再版”的“世外桃源”。

  大西南千里瑶山,千家洞究竟在哪?笔者在《“桃源洞”并“千家洞”新说》中认为,古桃源洞和千家洞是重叠的,后者的先民就是前者的遗民,所以龙潭至洗马潭区域也是“千家洞”之所在。证据之一,据《溆浦县志》等记载:此地原为瑶族聚居地,宋末至明初有汉人迁入,明代湖广总督血腥镇压致群瑶逃亡;之二,今洗马潭至龙潭区域为汉族所居,而其东北有隆回虎形山瑶族乡,东南有洞口大屋、长塘瑶族乡,西南有绥宁联民和黔阳龙船塘瑶族乡,西北有中方蒿吉坪和辰溪罗子山等瑶族乡,这种“环形空洞”分布格局反映出当年瑶民四处逃生之轨迹;之三,所谓“千家洞(峒)”可能是指千个(概数)相连的瑶居峒寨,而此地带“洞”字地名特多,龙潭有“一百零八洞”之说,洗马潭也是“黄泥洞”、“羊皮洞”、“浪洞”、“将军洞”等40多处;之四,诸多风物特征相似,如说“千家洞有大水田,三百牛牯犁一边”,龙潭的“千担丘”民国年间才被毁掉,如说千家洞有“穿山孔道”,洗马潭有类似传说。在笔者看来,洗马潭一带做为千家洞的原型地是可以成为定论的。

  考察境内现有居民的姓氏源流,亦可为之佐证。今洗马潭第一大姓为易姓,占总户数的68%,其次是肖姓和周姓,合占24%,其余杂姓仅占8%。但据《黔阳地名志》和我们实地调查,此地现存与姓氏有关的地名很多,有佘家湾、何家田、左家田、徐家洞、梁家田、杨家洞、郑家坳、沈家洞、王洞、向家园、石家田、马家庄、陈家、曹家冲、兰家屋场、谢家垅,龙家垅、奉家垴、田家垅、米家冲等,多达22个姓氏。据考证,其中的龙、兰、奉、石、佘、向、曹、田、沈、左、洪、杨等11姓为世居瑶族;此地还有“瑶家寨”、“当鼓冲”等地名——“当鼓”是汉人对瑶族的贬称。现有易、肖、周三大姓都不在古地名之内,说明他们是“鸠占鹊巢”。

  据1994年重修的黔阳《易氏族谱》,洗马潭易氏之始祖“子彬公”原籍江西太和,进士出身,南宋末年为云南大理知州,告老回乡途中定居黔阳,其后裔在洗马潭繁衍至今已八百余年。明代以后渐次成为旺族,从清乾隆落成的易氏宗祠碑文可知当时已是“十户九易”,以致洗马潭被改编成“太平(和)里”,细分为“易氏十甲”——明清两代的“里”相当于现在的乡,“甲”相当于现在的行政村。

  易氏家族于洗马潭,不仅人丁兴旺,而且人才辈出。左宗棠有言:“易姓在楚,推望族,黔阳尤大,代有积学励行之士,辈出其间”。据《易氏族谱》,清中叶后杰出者有:易良叔,清嘉庆进士,曾任“清廷咸安宫教授”,后官至朝廷直隶光州知州;易含章,清嘉庆壬戌科进士,考取功明后迁居四川;易孔昭,咸丰内阁学士,因平定太平天国有功,官至“安肃兵备道台”和“二品顶戴花翎盐运使”;易中明,“道光丁酉科拔贡”,精通天文易学,曾任常德府教授和曾国藩军机;另据《黔阳县志》载:塘湾人易志桢,官至乾隆“云贵总督”,“礼部尚书”。这种“人才喷井”现象持续至今。统计近80年来,以易姓为主体洗马潭外出“吃皇粮”者多达3800人,其中副省级以上官员5人、厅师级33人、著名学者和文学艺术家26人、旅居海外的专家学者7人。

  易氏家族八百年风雨征程,成为千家洞的主宰。笔者却由此陡生一种人世沧桑的伤感,因为易氏一枝独秀的后面,必然有着族群及家族间的残酷争夺。由于时代久远,已无从知道易姓与土著瑶民争夺的细节。我们了解到,同为汉族的易、肖两姓之间也有过你死我活的械斗,后因洞口毗邻之肖姓亦成旺族才得以平衡;周姓之所以绝处逢生,是因为他们入住洗马潭早于易姓,且二者是婚亲世家。洗马潭像一面镜子,它反射了中国封建社会人世沧桑的全部。

  洗马潭为何会成为“东方神话”的集散地

  从大的地理环境与历史背景看,黔阳、溆浦、洞口一带属古梅山地区,社会经济十分落后;洗马潭更是这一文化板块中的“边角地”,历史上跑一趟县城爬山越岭得四五天。就这样一个鬼地方,为何千百年来总是风生水起、成了一个“东方神话”的集散地?笔者不信神不信鬼,但相信堪舆风水。

  何谓“堪舆”?《淮南子》云“堪,天道也;舆,地道也。”人类无时不受天地五行的支配。

  按传统堪舆理论,好的人居风水总体要求“山龙高峻”,“水龙有情”,“气不外泄”。洗马潭背坐高大起伏的雪峰山,东面阶梯渐高的白马山,两面群峰犬牙交错,一条清澈的平溪由北而南蜿蜒出境,且有水源、文峰、陈家三道“水口”把关,既“落垅”又“藏气”;加上西北远景罗子山做为“左岸青龙”异军突起,整体堪称完美。

  据同窗好友易松槐先生介绍:洗马潭有“三个半”好老屋:一是岩背后,这里是易良叔、易含章两位进士的“胞衣地”;二是易孔昭的故居古楼坪岩子田,吉首大学首任校长易盛杲和曾任甘肃省委副书记的易延型也在此出生;三是文峰村的岩坨坝,此处出了易友贵、易浩俊两位少将;“半个屋场”是中和村的大院子,此地除了两位厅级,现任中国建筑总公司董事长、中国海外集团董事局主席的易军亦有缘于此。这“三个半屋场”是不是后人强牵附会?笔者实地考究,见其山水神韵无不属于上乘。塘湾浆溪,一条逼窄的山沟,据说易中明当年考进士初考夺冠、后因病中止就缘于此风水有瑕;但笔者置身其间,感觉视野虽不够,但前后峰回路转,灵气扑面,认为也属上乘。一打听,近60年这里出了6位博士,其中肖镜如博士为美国知名经济学家。

  用现代科学考察,洗马潭的人居风水有三点特别之处:

  一是“峡谷效应”明显。首先表现在峡谷小气候相对冬暖夏凉,有利人居和生物多样性;上文提到的远景罗子山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其实它是一道屏障阻挡了西北风入侵。其次,按“万有引力”原理,大山峡谷因受大山横向“拉力”的影响有点类似于太空“失重”环境,有利于生物进化和人脑智力发育。洗马潭一带群山重叠,大峡谷套小峡谷,其“微重力”环境对人的影响出神入化,这也是笔者推崇“浆溪山沟”的主要原因;著名画家易图镜故里­——花柳坪十家院子属于同一风水类型。

  二是特有的花岗岩与板页岩交接地质环境,有利于人体健康。花岗岩由地壳深层岩浆随火山暴发上升冷却而成,它既含有对人体有害的铯、铀、钍等放射元素,又富含锌、铜、锂、硒、钼、钴等对人体有益的微量元素,如硒元素能改善造血功能、提高免疫力,钼元素能促进细胞电子传递,提高智力水平。出自两种地质“断裂带”的地下水既降低了有害辐射量,又保存和丰富了有益元素。我们调查洗马潭近代以来的50位杰出人才,其中37位的故居正逢“断裂带”,现有4位百岁老人全都居住在“断裂带”。

  三是此地村民有聚团而居并崇尚“山环水抱”的传统,境内沟壑纵横,也为他们提供了选择余地。“山主官,水主富,山环水抱增寿数”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们知道山体有磁场,流水是导电体、切割磁场会产生电磁波,人体也是带电的,二者可以相互作用:“玉带水”如“U”型磁铁,产生的电磁波向内辐射相对集中,对人体有益,而“弓背水”会形成排斥性电磁场,当然有损人的健康。

  以上特有山形、水态、地质与时空,构成一方“风水宝地”。正因为是风水宝地,那个“避秦时之乱”的群体在此“封闭”几百年还“怡然自乐”;正因为是风水宝地,那些天各一方的瑶族同胞总是难以忘怀:正因为是风水宝地,持续了多年“人才喷井”依然经流不息。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又在遵循着一定的变迁轨道,即堪舆之“天道”也:比如“五百年”是周易术数中的一个常数,三个“五百年”是这个常数的极限,而“桃源洞”从秦代到被“武陵渔人”偶然发现,恰好是500年,再到明代千家洞瑶民被驱离是1000年,合计“洞居”岁月正好1500年。再如宋末明初迁入的汉人很多,为什么唯独易氏家族能够成为洗马潭的主宰?细想:“潭”者,深水也,“易”古通“蜴”,龙也,强龙得水焉!

  至此本该收笔,但完稿后、昨晚梦见一古装村姑,自称是“滕氏姑娘”。她说红岩洞“求雨”之事,的确是她对乡亲们的一种报答,说抗战时期洗马潭“刀枪不入”也是她极力保护,还说洪家冲的易图富可以给她做证。梦醒后电话打听,得知洪家冲真有个叫易图富的,即曾经主持“求雨”的道士,但此人已在三年前去世。

  看来洗马潭的“潭水”很深,这篇五千字的短文难以“探底”。


 

上一篇:黔阳罗公山雾锁“李闯王之谜”下一篇:安江,神秘的物种天堂

网友评论

分享到:

沅陵黄桃

沅陵黄桃

沅陵高山黄桃,自然成熟树上红。黄桃又称黄肉桃,属于蔷薇科桃属,因肉为黄色而得名。常
千龙湖鲌鱼

千龙湖鲌鱼

千龙湖投资集团旗下长沙白泥湖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与东城镇正式签订合作协议,标志着在东
2019首届石燕湖旅之声音乐节

2019首届石燕湖旅之声音乐节

2019首届“旅之声”音乐节将于6月17-23日在长沙石燕湖景区激情开唱!届时,
校友足球联赛

校友足球联赛

为我省各高校校友足球队搭建一个交流与合作平台,促进足球运动的发展,1月30日下午,由
青少年“我是颠球王”冠军争霸赛

青少年“我是颠球王”冠军争霸赛

足球运动技术术语。指用身体的某个或某些部位连续不断地将处于空中的球轻轻击起的动
产业动态